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之绿

在盛夏,我们多么渴望一片绿荫啊!

 
 
 

日志

 
 

【转载】【党史资料】列宁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 《红旗》1963年第一期  

2016-12-28 10:19:45|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列宁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

(一九六三年第一期《红旗》杂志社论)

    被伟大的列宁所阐明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革命原理,作为马克思主义发展新阶段的列宁主义,目前空前厉害地遭受现代修正主义者的攻击、歪曲和糟蹋。

    列宁主义的主要点,就在于继续发展马克思恩格斯的学说,科学地分析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的各种加剧了的矛盾,进一步丰富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和策略。在列宁的直接领导下,伟大十月革命取得了胜利。中国和其他许多国家的人民继续十月革命的事业,又取得了一连串的胜利。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胜利,这是列宁主义的胜利。

    列宁曾经指出:马克思的“学说在其生命的途程中每走一步都得经过战斗”(一)。同样,列宁主义也是在同第二国际修正主义作斗争中发展起来的。列宁主义的每一次新证实和新胜利,也都不可避免地伴随着“连续不断的战斗——反对政治上的各种愚蠢思想和庸俗见解,反对机会主义等等”(二)。

    第二国际的老修正主义者往往借口所谓“经济发展中的新材料”来迷惑群众,阉割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灵魂,却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历史又在不同的条件下,用不同的形式重复着。现代修正主义者打着“列宁主义”的旗号,口口声声说“忠于列宁”,其实,他们恰恰也是在那里借口历史发展的某些“新材料”来迷惑人们,毁坏列宁主义的革命学说,攻击列宁主义的主要点,即攻击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学说,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和策略。

    现代修正主义和第二国际修正主义、机会主义一样,竭力掩盖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矛盾,否认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腐朽的、寿命不长的资本主义,并且简直把现代帝国主义描写成“和平的”“民主的”“超帝国主义”。以南斯拉夫铁托集团为代表的现代修正主义者,特别美化帝国主义、垄断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他们把帝国主义国家和一般资本主义国家的所谓国有化政策、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国家干预经济等,说成是什么“社会主义因素的生长”、什么“计划经济的实现”、什么“社会主义改造过程的开始”,等等。他们大谈其“逐渐的变化”、“革命与改良的统一”、“深深地进入社会主义时代”等等,但是,却绝口不谈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必须实现打碎和摧毁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革命,必须用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大家知道,列宁所努力阐明的马克思主义根本观点,正是这个关于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革命、用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的观点。因为没有这种革命,社会主义改造只能是一些空话,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依然只能是资本主义。列宁说得好,垄断资本主义,包括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存在和发展,只是证明社会主义的物质前提已经成熟,社会主义革命已经接近和不可避免,“而决不是证明可以容忍一切改良主义者否认社会主义革命和粉饰资本主义的言论”(三)。

    这里包含着关于我们时代的看法的根本分歧。当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说“我们时代的主要内容是由俄国伟大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所开始的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四)的时候,是立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观点之上的,立足于伟大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基本经验的基础之上的。现代修正主义者却像远避瘟疫一样地远避这个观点,歪曲十月革命的经验,讳言十月革命的道路是人类解放的共同道路,他们实际上把我们的时代看成是“资本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时代。

    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来重视争取民主的斗争。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没有胜利的国家里,无产阶级必须发动群众,全力领导和争取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胜利。在存在着资产阶级民主制的国家,无产阶级应当运用那里已有的民主权利,争取更多的民主权利,来教育、发动和组织群众,展开反对资产阶级的剥削制度和暴力制度的斗争。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应当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同时应当在高度集中的指导下实行广泛的民主,也就是说,要对敌人实行专政,在人民内部实行人民民主,以保证胜利地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民主总是有阶级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从来是历史地对待民主问题的,从来不谈什么“抽象民主”,或者说什么“一般民主”。

    列宁着重地指出: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只有使自己的争取民主的斗争服从于自己的争取无产阶级专政的总目标,才能保持自己的独立(五)。他又指出,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是民主的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扩大,是使假民主变为真民主,是剥夺少数剥削者的民主权利而使绝大多数劳动者享受民主。认为无产阶级专政会排斥民主,这不过是一种忘记了阶级斗争的腐朽的“自由主义的错误论断”(六)。现代修正主义者和老修正主义者一样,用一切借口抹煞民主的阶级性,抹煞资产阶级民主和无产阶级民主的区别。他们宣扬所谓“一般民主”或“全民民主”,实际上只是崇拜资产阶级民主,也就是崇拜资产阶级专政。由此出发,他们尽量把革命和改良混为一谈,把自己的全部工作都限制在、约束在资产阶级专政所许可的范围之内。列宁早已批判过这种极端错误的观点,他说:“如果认为人类历史上最深刻的革命,世界上政权第一次由少数剥削者手里转到多数被剥削者手里的现象,能够在旧式的资产阶级议会制民主的旧范围内发生,不需要最急剧的转变,不需要建立新的民主形式和体现运用民主的新条件的新机关等等,那就荒谬绝伦了。”(七)列宁的这个论点,不但对十月革命说来是正确的,而且对后来世界上一系列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同样是完全正确的。可是现代修正主义者所坚持的,却正是列宁所批判过的这种谬论。在社会主义制度的条件下,现代修正主义者同样借口所谓“一般民主”,否认民主的阶级性,企图一步一步地达到取消无产阶级专政的目的,便于资本主义在某种形式下一步一步地复辟。

    现代修正主义者在争取世界和平、争取和平共处的问题上,同样是把列宁主义庸俗化到了极点,完全糟蹋了列宁主义。

    自从世界上有了社会主义国家,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从列宁本人起,都把争取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和平共处、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个重大任务。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一直认为,应当经过和平的方法,不应当用武力的方法,解决国与国之间的争端。中国共产党的这种主张,不但经常见之于我们的言论,而且坚定地表现在我们的政策和行动中。全世界都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倡导者和坚定的执行者。帝国主义者、反动派、现代修正主义者妄图抹煞这些事实,是枉费心机的。

    当然,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政策,并没有取消世界上各种客观存在的矛盾:社会主义国家和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资本主义国家中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帝国主义和被压迫民族之间的矛盾,帝国主义各个国家之间的矛盾,帝国主义内部各垄断集团之间的矛盾。在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看来,无论过去、现在或今后,要争得世界和平,要争得社会主义国家和其他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和平共处,都不能无视或者掩盖这些矛盾,像现代修正主义者这些政治庸人们所企图做的那样。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中国共产党人在内,一直认为,只要社会主义国家坚持自己的和平政策,各国人民的革命力量,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大家团结起来,一致向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和战争势力进行坚决的和有效的斗争,从各方面束缚住帝国主义者的手足,缩小帝国主义者活动的地盘,那末,社会主义国家和其他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和平共处是能够争得的,帝国主义者企图发动的世界战争是能够加以制止的。同时,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也一直认为,争取社会主义国家和其他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和平共处,这同资本主义国家内的阶级斗争、被压迫民族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斗争,是两件事,是两类问题,前者不能代替后者、不能否定后者。(⑴⑵)资本主义国家内被压迫人民所进行的斗争,被压迫民族所进行的斗争,有利于争取世界和平,有利于争取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和平共处。现代修正主义者虚伪地以要求“和平”、要求“和平共处”为名,企图限制、削弱以至否定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革命斗争,这是完全适合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的愿望,而对于争取和平的斗争、争取不同社会制度国家和平共处的斗争,是极为有害的。

    像老修正主义者攻击马克思主义的伎俩一样,现代修正主义者也以反对教条主义为借口,攻击列宁主义。远在二十世纪初年,列宁就这样写过:各国工人运动中的改良主义者和修正主义者,“都成了一家弟兄,他们彼此称赞,彼此学习,大家一起攻击‘教条式的’马克思主义。”(八)列宁在六十年前所描绘的这种景象,不是又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重新出现了么?不同的,只是现代修正主义者攻击马克思列宁主义,更加不择手段。例如,有人无中生有地说,“教条主义者”主张“用战争来表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比资本主义优越”。这不是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极端无聊的诽谤,不是对于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的卑鄙的献媚,又是什么呢?

    现代修正主义者还无中生有地胡说什么革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他们叫做“教条主义者”)“否认”某种必要的妥协。我们愿意告诉现代修正主义者这些人,没有任何一个郑重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会笼统地否认妥协。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同国内外的敌人进行过多次的妥协。我们同蒋介石反动派妥协过,我们在抗美援朝的斗争中还同美帝国主义者妥协过,如此等等。对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说来,问题是什么样的妥协,是什么性质的妥协,如何实现妥协。列宁说得非常对:“‘原则上’反对妥协,不论什么妥协都一概加以反对,这简直是难于当真看待的孩子气。”(九)也正如列宁告诉我们的,作一个有利于革命无产阶级的政治家,就应当善于辨别那一种妥协是允许的,有利于人民事业的;那一种妥协是不允许的,是叛卖性的,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正是按照列宁这样的指示,来辨别不同的妥协,赞成有利于人民事业的妥协,赞成有利于世界和平的妥协,而反对叛卖性的妥协。事情很清楚,只有那些时而犯冒险主义、时而犯投降主义的人,他们的思想才真是托洛茨基主义,或者是变形的托洛茨基主义。

    一九四六年四月间,毛泽东同志在《关于目前国际形势的几点估计》中曾经说过,社会主义国家同帝国主义国家可能在若干问题上,包括在某些重大问题上,经过和平协商达成协议,实行必要的妥协。毛泽东同志认为:“这种妥协,只能是全世界一切民主力量向美、英、法反动力量作了坚决的和有效的斗争的结果。”接着,毛泽东同志说:“这种妥协,并不要求资本主义世界各国人民随之实行国内的妥协。各国人民仍将按照不同情况进行不同斗争。”(十)毛泽东同志这个分析是科学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是列宁主义的。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国际政策,一直就是按照毛泽东同志的这个论点制订的。

    但是,帝国主义者、各国反动派、现代修正主义者总是企图用各种诽谤的办法,来中伤我们。应当知道,历史上没有任何革命党派不遭受敌人和他们的代理人的诽谤的。伟大的布尔什维克就遭受过敌人的无数诽谤。“他们攻击布尔什维克,一直把布尔什维克说成是‘宗派主义者,教条主义者,布朗基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等等’”(十一)。现在,国际上一切革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正在遭受现代修正主义者的攻击。很可惜,陶里亚蒂同志竟然也参加了这种攻击。

    中国共产党被现代修正主义者加上了许多罪名。为什么?难道不就是因为我们坚决保卫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纯洁性?难道不就是因为我们决不拿原则来讲交易,决不作理论上的让步?难道不就是因为我们既坚决反对现代修正主义,又坚决反对教条主义;既坚决反对右倾机会主义,又坚决反对“左”倾机会主义;既坚决反对投降主义,又坚决反对冒险主义;既坚决反对无原则的迁就主义,又坚决反对脱离群众的宗派主义;既坚决反对大国沙文主义,又坚决反对各种形式的反动民族主义?

    有些人努力找一切可能的机会,用可耻的歪曲,来攻击中国共产党关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论点。中国共产党的这一论点,是根据列宁关于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腐朽的资本主义这一个科学的论断而形成的,是根据中国长期的革命经验和历史上的一切革命经验而形成的。这一论点,同列宁所说的帝国主义是“泥足巨人”、“稻草人”、“外强中干的敌人”、“没有力量奈何我们的资本主义野兽”等等说法,是完全一致的。这些人经常吹嘘要按照列宁的准则办事,实际上,他们总是离开列宁的准则,离开列宁主义的精华,即列宁关于帝国主义、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在如何看待帝国主义的本质这个问题上,不是很清楚地暴露出他们远远地离开列宁主义的真面目么?那些肆意攻击“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这个论点的人,归根到底,不过是在替帝国主义帮腔,竭力向要求革命的人民宣扬帝国主义侵略势力是反抗不得的,帝国主义制度是推翻不了的,任何革命都是要不得的,没有希望的。

    美帝国主义和它的伙伴多年来向全世界人民进行这样的核讹诈:谁不服从我的统治,谁就要遭到毁灭。以铁托集团为代表的现代修正主义者在群众中关于核武器问题的各种煽动,完全是根据美帝国主义这种核讹诈的腔调进行的。一切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中国共产党人在内,一贯坚决反对帝国主义的核战争政策,坚决主张禁止和销毁核武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还曾经多次建议建立包括美国在内的亚洲和太平洋地区所有国家的无原子武器区;一向认为,世界各国人民应当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不能被美帝国主义的核讹诈政策所吓倒;同时还认为,社会主义国家依靠的,是人民的正义的力量,自己的正义的政策,它根本不应当在世界上玩弄核武器的赌博。现代修正主义者明明知道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这些正确主张,但是他们却硬要制造谎言,欺骗群众,说所谓“教条主义者”希望“把人类推到核战争的边缘”。现代修正主义者经常在讲什么“道德”。他们在制造这种谎言的时候,他们的“道德”又到那里去了呢?是不是连普通做人的道德也完全忘记了呢?

    现代修正主义者为了歪曲和攻击真正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论点和主张,而故意散布一系列的谎言,其目的就在于不许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进行革命,进行解放斗争。在现代修正主义者看来,在存在着原子武器、核武器等军事技术的条件下,任何革命,以及任何支持革命的行为,都是违背“活命的逻辑”的。他们的所谓“活命的逻辑”,实际上是奴隶的逻辑,就是要各国人民磨灭掉革命的意志,捆绑住自己的手足,驯服地当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的奴隶。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坚决反对这种奴隶的逻辑,主张人民自己解放自己,建设独立自主幸福的新生活。这是社会发展的规律,是任何人抵抗不了的。

    现代修正主义者认为,在目前的历史条件下,只要能够浑浑噩噩、糊里糊涂地活下去就行了,还要区分什么阶级,区分什么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区分什么帝国主义和被压迫民族,区分什么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区分什么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区分什么革命和反革命等等呢?在他们看来,所有这些区分,都失去“时代”的意义了,都是“教条主义”的了。总之,他们在实际上把全部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全部列宁主义的学说,都抛弃得干干净净,并且认为,谁如果不同意他们的这种观点和做法,不按照他们的指挥棒去说话和行动,谁就是“违反”马克思列宁主义,谁就是“否认”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创造性,谁就是“攻击”和平共处政策,谁就是“假革命”、“左倾冒险主义”,谁就是“教条主义”、“宗派主义”、“民族主义”,等等。

    列宁曾经指斥第二国际修正主义者、机会主义者,说他们“站在非阶级的或超阶级的、似乎是全民的立场上提问题,就是公然嘲弄社会主义基本学说——阶级斗争学说”(十二)。现代修正主义者在他们的一系列的说教和政策中,这种表现更为突出。他们否认人民群众是历史发展的推动力,是历史的创造者。他们认为,国际局势的变化和人类历史的命运,是由几个大国的“首脑人物”所主宰,由他们的明智或不明智所主宰,而不是决定于全世界各国人民群众的联合力量和联合斗争。有些人甚至一心想同帝国主义国家的首脑人物坐在一条船上,并且以此为“最大的光荣”,却不愿意同各国人民群众“风雨同舟”。这样的人竟然出现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队伍中,岂不是一件怪事么?

    列宁说过:“不相信群众,怕他们发挥创造性,怕他们发挥主动性,在他们的革命毅力面前发抖,而不能全心全意从各方面去支持他们,这就是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的领袖们最严重的罪过”(十三)。现代修正主义者的罪过也正是这样。

    列宁说:“临时应付,迁就眼前的事变,迁就微小的政治变动,忘记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忘记整个资本主义制度、整个资本主义演变的基本特点,为谋取实际的或可以设想的一时的利益而牺牲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这就是修正主义的政策。”(十四)当修正主义者这样做的时候,总是夸耀自己的“聪明”,夸耀自己的“创造性”,夸耀自己的观点是“最新的理论”。其实,现代修正主义者的所谓“最新理论”,不过是伯恩斯坦、考茨基等老修正主义的谬论在现代条件下的变种罢了!不过是资产阶级反动派愚弄人民的滥调的翻版罢了!

    修正主义是麻醉人民的鸦片,是安慰奴隶的靡靡之音。修正主义的派别是资产阶级在工人运动中的政治队伍,是资产阶级的一个重要社会支柱,是帝国主义的一个重要社会支柱。世界上只要还存在着资本主义制度、帝国主义制度,修正主义的思潮总会在不同的时候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当第二国际在事实上理论上都宣告破产的时候,在一九一七年一月,列宁曾经预言:“我们相信几十年以后,在‘统一的’国际社会民主主义运动中一定会成长起来新的普列汉诺夫、谢德曼和新的和善的调和派考茨基之流……”(十五)。历史证实了列宁的预见。事实上,在列宁逝世以后不久,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就发生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同反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一次严重的斗争。这就是以斯大林为首的列宁主义者同托洛茨基、布哈林等“左”倾冒险主义者、右倾机会主义者的斗争。同这个斗争交织在一起,毛泽东同志领导中国共产党内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同“左”倾冒险主义者、右倾机会主义者进行了长期的斗争。当前我们面临到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同反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即现代修正主义者的又一次严重的斗争。

    一九五七年的《莫斯科宣言》指出:“在目前条件下,主要的危险是修正主义”。“资产阶级影响的存在,是修正主义的国内根源。屈服于帝国主义的压力,则是修正主义的国外根源。”在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国家中,列宁分析过的那些引起修正主义的一般原因今天依然存在。列宁说过:“享有特权的工人阶层的比较安定和文明的生活,使这些工人‘资产阶级化了’,他们从本国民族资本的利润中分得一点油水,他们摆脱了破产的贫困的大众所遭受的灾难和痛苦,但也丧失了破产的贫困的大众所具有的革命情绪。”(十六)这种情形我们在目前不仅依然看到,而且显然还比过去更加触目。

    帝国主义者和反动派按照他们的需要,他们对付人民群众的策略,有时候用直接的暴力,有时候用某种改良的方法;有时候施用断然的威胁,有时候仿佛稍作表面上的让步。这两种方法或者互相交替使用,或者错综复杂地结合使用。一般情况下,无产阶级的力量愈强大,资产阶级也就往往会采取更狡猾的政策,以便在工人运动内部引起某种幻想,引起机会主义的反应。列宁说:“资产阶级策略上的转折,使修正主义在工人运动中间猖狂起来,往往把工人运动内部的分歧弄成公开的分裂。”(十七)列宁这句话,对于国际工人运动永远有着警戒作用。

    现在,在国际工人运动上空蒙罩着一片修正主义的乌云。现代修正主义者公然在进行分裂的活动。出现了现代修正主义,这当然是件坏事。但是,现代修正主义的出现既然是不可避免的,并且它已经客观存在着,那末,它公开地表现出来,使人们看到,认识清楚,懂得其害处,坏事就会变成好事。现代修正主义者因为受到帝国主义的支持,似乎在洋洋得意。但是,真理终将战胜谬误,马克思列宁主义终将战胜现代修正主义。现代修正主义者尽管喧嚣一时,胡说什么马克思列宁主义已经“过时”了,但是最后取得胜利并且得到发展的,必将是同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相符合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而不是现代修正主义。这是有过去的历史为证的。

    现在,国际工人运动的境况比过去好多了。有十亿人口的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有强有力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国际队伍。有更加觉醒的世界人民。有蓬勃发展的民族民主革命运动。帝国主义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社会主义革命有了欧亚两洲的丰富经验以后,又在拉丁美洲取得了极其重要极其辉煌的经验。这些经验进一步丰富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宝库,在思想上武装了世界各国革命的人民。这些经验都是现代修正主义的对立方面。它们是客观历史事实,现代修正主义者企图加以篡改、歪曲,是完全徒劳的。

    革命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在十九世纪末叶进行的国际性的思想斗争,是无产阶级伟大革命搏战的序幕。今天以列宁主义为伟大旗帜的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国际性的思想斗争,更会是无产阶级伟大革命运动和一切人民革命运动在更广阔的范围内发展的标志和信号。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指导下的各国人民革命运动的洪流,是不可阻挡的。列宁在一九一三年《马克思学说的历史命运》这篇文章的最后一句话是这样写的:“即将来临的历史时代,定会使马克思主义这个无产阶级学说获得更大的胜利。”(十八)在我们目前这个革命的伟大新时代,在这个社会主义各国建设不断取得胜利的伟大新时代,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解放运动汹涌澎湃的伟大新时代,在欧美工人阶级和被压迫人民出现新觉醒的伟大新时代,可以预卜,也定会使列宁主义得到更大的胜利。

    在伟大的列宁主义思想指导下,让我们高举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团结的旗帜,高举社会主义阵营各国团结的旗帜,高举中国和苏联的伟大友谊和团结的旗帜,高举世界各国共产党、工人党团结的旗帜,高举世界各国人民团结的旗帜,高举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的革命旗帜,为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动派,为保卫世界和平,为推进人类进步、正义的解放事业,而共同奋斗吧!

注释:

   (一)《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列宁全集》第十五卷,人民出版社版,第十三页。

   (二)《给印涅萨·阿尔曼德》。《列宁全集》第三十五卷,第二四八页。

   (三)《国家与革命》。《列宁全集》第二十五卷,第四三○页。

   (四)《共产党和工人党莫斯科会议宣言》。

   (五)参看《社会主义革命和民族自决权》。《列宁全集》第二十二卷,第一四三页。

   (六)参看《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列宁全集》第二十八卷,第二一七、二二四—二三一等页。

   (七)《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列宁全集》第二十八卷,第四四一页。

   (八)《怎么办?》。《列宁全集》第五卷,第三一八页。

   (九)《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列宁全集》第三十一卷,第一九页。

   (十)《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一九六○年版,第一一八一页。

   (十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选举运动时期的策略》。《列宁全集》第十二卷,第一三五页。

   (十二)《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列宁全集》第二十八卷,第四三五页。

   (十三)《革命的一个根本问题》。《列宁全集》第二十五卷,第三六一页。

   (十四)《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列宁全集》第十五卷,第十九页。

   (十五)《世界政治的转变》。《列宁全集》第二十三卷,第二七五页。

   (十六)《第二国际的破产》。《列宁全集》第二十一卷,第二一九页。

   (十七)《欧洲工人运动中的分歧》。《列宁全集》第十六卷,第三五○页。

   (十八)《列宁全集》第十八卷,第五八四页。




相关博文:

中苏论战时《人民日报》《红旗杂志》重要文章要点

【党史资料】列宁主义万岁——纪念列宁诞生九十周年 1960.04.22

【党史资料】沿着伟大列宁的道路前进 1960.04.22

毛主席指导的九评苏共中央公开信【目录】

中苏论战:(九评之一)苏共领导同我们分歧的由来和发展 1963.09.06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